Geneve

巧遇

今天真得很累,不想再走動。故在日內瓦湖坐了下來,等噴泉開,順便好好休息一下,世界原來可以是很小的。就在我們在湖邊想找個地方坐下來的時候。突然我朋友好像見到熟人,有一個女孩正坐在椅上寫東西,朋友走上去叫她名字,原來真的認識。我早知她的名字,但碰面還是第一次。真得是奇遇。原來她也是在這裡休息等坐夜車到意大利。天下居然有這麼巧的事情。  坐夜車到意大利一直聽說件危險的事。  火車殘舊得有點可怕,舊式火車,六人一卡,面對面的座位。一到晚上打開椅子,大半個身子可躺下,將腳放在對面椅上。坐在我們對面是三個印度人。其中一人是住在日內瓦的。有可能他們很能耐熱,故整晚都將窗關上。我坐在門口,怕晚上有人偷東西,故鎖上門。一晚上查幾次票,還有海關人上來查護照。。  六點多,有一個穿藍色衣的人拉開我們的門,打開燈,將我們驚醒,都愣住了,不知發生何事,那人隔了很久才崩出個字「Ticket」,大家才如夢初醒,一起哄笑起來,不久威尼斯到了。

More

日內瓦Geneve

從琉森到日內瓦的火車要三個小時,在火車上累得睡著了,下車時更覺全身酸痛,累得不能自己。走出火車站,感覺城市較殘舊,沒有蘇黎世城市整齊。人種很多,象個聯合國,亞裔,阿拉伯裔,黑人也多。感覺有點點里象法國,原來日內瓦和法國邊界交接。  在日內瓦湖附近兜了個圈,找到鮮花做的時鐘。蠻特別。日內瓦湖邊有個公園,很多人都在懶洋洋地躺在草地上曬太陽或休息。  日內瓦的舊街沒什麼特別,好多在那裡用餐,喝酒。很像蘇黎世的舊街,但更喜歡后者。

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