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scow

The Pushkin Museum and New Tretyakov Gallery

今天還是逛museum, 上午去了普希金美術博物館,一個館收藏了古代的歐洲畫,雕塑,其中也有很多是复制品,由於普希金美術博物館是俄羅斯美術學生的圖書館,很多學生要來此浸淫. 館內也有很多我喜愛的西歐畫家的作品 下午又去了New Tretyakov Gallery, 但這次是去看另一個館,二十世紀俄羅斯的畫家,館很大,各種畫,林林種種.以下有幾幅畫很特別,看后就不會忘.

More

Central House of Artists and the New Tretyakov Gallery /Tosca Opera

這是第二次來Central House of Artists and the New Tretyakov Gallery,再看了一遍列維坦的畫,還是覺的他後期畫精彩,可能受了歐洲印象濛派的影響,光和色在畫中配合的很好. 今天沒有第一天到時疲倦,看的很專心.很享受地泡了一天館. 晚上去看了Tosca Opera, 在Bolshoi的新翼. 可惜因為莫斯科塞車,十五分鐘的走程,開了一個半小時才到.

More

Kremlim/Red Square/GUM State Store/Saint Basil’s Cathedral/Novodevichy

今天天氣特別好,有太陽,去紅牆拍照肯定好棒!! 但溫度會低,導遊再三提醒我們要穿多衣服,因為整天會在室外.不象前兩天大部分時間是在室內看畫. 一下走,太陽很刺眼,走進紅牆之內是克里姆林宮,聽說以前克里姆林宮的外牆是油白色,但在拿玻倫戰爭後,政府沒錢去油,任由外牆的白色褪落,露出本身紅磚的顏色.以後就成了紅牆了.   注:「救世主塔樓」是克里姆林宮的正門,過去一直是沙皇進出的通道,現在是莫斯科的象徵。另外,「三位一體」塔樓是克里姆林上最高的塔樓,高度八十一米,過去是東正教大牧首、公主和王室成員進入克里姆林的專用通道。 [沙皇炮]這是在沙皇鐘北方陳列一座大炮。它是由安德烈察可夫於一五八六年為費多爾一世(Fyodor I)鑄造,費多爾一世的肖像繪在炮管上。砲重四十噸,炮身長五點三五米,炮彈直徑長零點九二米,炮前陳列有四個堆在一起的炮彈,每個重兩噸。當時這座炮架是用來防衛克里姆林宮的大門。炮架上也有精美的浮雕。 [聖母升天大教堂]是文藝復興時期傑作,十五世紀中期,由伊凡三世下令建造,委任來自意大利波隆那建築師 A Fioravanti 興建,設計手法及內部構造,完全按照東正教傳統建築模式,但同時又揉合俄羅斯與意大利的風格。      注: 到十六世紀,伊凡四世(史稱「恐怖伊凡」)正式受冕為全俄羅斯的沙皇,還請來意大利建築師大舉興建教堂,如今位於紅場南端的聖巴素大教堂,就是伊凡四世為紀念戰勝韃靼而建.如童話故事蛋糕屋的聖巴素大教堂,除了它美麗、具東方色彩的洋蔥式拱頂值得一看之外,教堂本身也代表俄羅斯在磚造建築的傑作,因俄羅斯傳統是木造建築。 下午去了新少女修道院. 「新少女修道院」,名為「新少女」,所謂「新」,是有別於其他女修道院;說是「少女」,則有點是蒙蔽了真相。成為修女的,固然不乏處女,但能令這修道院名聲遠播的,在於許多王室和貴族的寡婦,以及被王室中人所休棄的婦女,都被安排來這裡做修女的。 描繪背叛彼得大帝的蘇菲亞公主禁錮於修道院的一幅油晝。畫家為Ilya Repin。1879年。出自The Tretyakov Gallery。 這修道院在十六世紀時本是一座城堡,作為莫斯科抵禦韃靼人和波蘭人入侵的南部屏障。其後彼得大帝曾將圖謀背叛他的同父異母姊妹蘇菲亞禁錮於此,修道院猶如一間監獄。彼得大帝又曾休妻,身為王后的拉蒲克罕娜(Lapoukhina),被他休棄了,跑到這裡做修女。           新少女修道院旁邊的墓園也是必到之處.很可惜對俄羅斯的名人不是知的太多,故導遊講了很多人名,真的不知是何人.

More

Tretyakov Gallery

  Tretyakov Gallery 真的很值的去。很驚嘆俄羅斯和中國都曾是共產主義國家,俄羅斯卻保存了大量完好的繪畫藝術品, 但中國卻……? 唉!!!  Tretyakov Gallery作品很豐富,很喜歡以下畫家,和他們的畫。 P.A Fedotov (1815-1858) Ilya Repin (1844-1930) Portrait of Leo Tolstoy V.D. Polenov (1844–1927) A.K. Savrasov (1861–1939)   Shishkin (1832-1898) Ivan Aivazovsky (1817-1900) Ivan Kramskoy (1837-1887)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Feodor Vasilyev (1850-1873) Mikhail Vrubel (1856-1910) Vasily Surikov (1848-1916) Vasily Perov (1834-1882)     V.A […]

More

莫斯科的第一天:列維坦 (Isaac Levitan)的專展

一下飛機去吃了早餐,餐廳里的裝飾很古老,很西化. 接下來直接去了New Tretyakov Gallery 看列維坦 (Isaac Levitan)的專展。 這次帶隊的繪畫老師是衝著列維坦的專展而來。 看了三百多幅列維坦的畫,最喜歡以下幾幅畫。 到下午三四點真的是累得要命,兩腿站得麻木,好像失去了感覺。好像是閉著眼睛吃完晚飯。中餐還過得去。 晚上真的是累得要命,把別人的箱子誤認是自己的,拿上了房。

More

莫斯科機場

一月二十四日晚上看新聞說莫斯科Domodedovo機場爆炸,死了三十五人,有一百多人受傷,真給嚇著了,星期五晚要飛,正是在這機場,去還是不去。接下來的幾天,很多人都不停地問我需不需要取消行程?腦海里恐懼促使我不斷地問自己應不應該不去,一邊又覺得怕不了這麼多,臨去機場時還很怕,怕自已會忽然怕得不去了。 到了機場見到團友們,心定了很多。大家分亨了帶了什麼裝備,冬天衣物以及食物去,說說笑笑,我也突然忘了害怕。 前幾天電視新聞說有兩個團去星期六凌晨去莫斯科,還以為其中一團是我們,原來不是,我們自行組團不包括旅行團里。 在Check in時見到另兩團是俄羅斯七天遊。

More